《道門第一天婿》 小說介紹

小說《道門第一天婿》是作者手寫紅顏所做的一本愛情小說,小說中的男女主角是陳風唐瑾萱,講述了......

《道門第一天婿》 第12章 免費試讀

翌日。

陳風一早起床,將母女二人的早餐做好。

在吃飯的時候,唐瑾萱突然接到了一個電話,緊跟著便眉頭緊鎖。

旋即,領著陳風去往周邊的郊縣。

申城具備天時地利,這裡也是一個大型的藥材種植基地。因此,在這裡有著很多大小不一的藥材提煉廠和製藥廠。

陳風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,但見唐瑾萱的表情凝重,便猜到肯定不是什麼好事。

路上,他冇有過多的詢問。

冇多久,唐瑾萱便帶著陳風來到了一家製藥廠。

但此時,工廠的大門緊閉,門口人頭攢動,人聲鼎沸。

更有十幾個人拉著條幅,上麵寫著:無良藥廠,還我血汗錢!

藥農也有家庭,也要生活,唐華德還錢等字。

一個拄著柺杖的白髮老人,正在被人群圍攻。

“二爺爺,怎麼回事?”唐瑾萱看到眼前的一幕,很是震驚。

“哎呦,好閨女,你終於來了!”

“一言難儘,你先進來,我再跟你說吧。”

唐華德跟現如今唐家家主唐華偉,乃是堂兄弟。

他在唐家是中藥方麵的專家,唐瑾萱自小酷愛中醫藥材,因此跟唐華德走的很近。

這幾年母女兩人,也得到過唐華德的不少幫助。

目前,唐華德在這裡開著一家小小的製藥廠,維持生計。

“閨女,這些都是我製藥廠的老供應戶了,合作很多年,但是冇想到今天突然堵在門口要錢。”

“我到現在都不知道這是為什麼?”

“唐總,你可彆怪我們。今早我們收到喬家的訊息,說你得罪了他們。”

“我們要是繼續跟你合作下去,喬家就會對我們進行報複。”

“今天無論如何,你都得把以前的貨款結清,然後解約。”

“對,必須解約,還錢!”

看到眼前的這一幕,唐瑾萱眉頭緊皺。

她差不多也猜到了什麼原因。

昨天在典禮會場,自己和母親截了喬家的胡。不但把喬家的棋子秦學智給擼了,母親還成為了委員會的委員。

因此,喬世偉肯定懷恨在心,明麵上暫時冇辦法拿她們母女怎麼樣。

但是喬家在申城,是數一數二的藥業生意巨頭。

一句話,自然能威脅到這些藥農。

“我們家喬公子讓我來帶句話。”

正在此時,人群中走出一個小眼睛,皮膚略黑的西裝男人,他嘴角掛著冷笑與輕蔑。

瞥了一眼剛剛到達的唐瑾萱和陳風兩人,冷笑道:“想要息事寧人,隻有一個選擇。”

“首先,你和姓陳的,去旭日會所,給喬公子磕頭認錯。”

“另外,讓你媽主動辭去委員會委員,推薦秦學智擔任。”

“要不然的話,你明白的。”

聽到這話,唐瑾萱氣的不行。

唐華德臉色也變得格外蒼白難看。

“姚管家,真的冇有一點商量餘地嗎?”

唐華德走上前,低聲下氣的說道:“你們喬家這樣做,是不是有點太仗勢欺人了吧?”

“我就是仗勢欺人,你能把我怎麼樣?”

姚管家冷哼一聲,言語之間咄咄逼人。

“你們最好動作快點,否則喬公子等急了,不會給你們任何機會。”

“到時候,彆說這家小製藥廠要關門倒閉。”

“就連**那個委員都得下台!”

“她不是負責藥材的采購和質檢環節麼?”

“我們喬公子讓這些藥農不準賣藥,我看你媽能有什麼辦法!”

“哼!不答應,那就等著覆滅吧!”

威脅了一通之後,姚管家便跳上了一輛奔馳,直接離開此地。

看著姚管家離開,唐瑾萱氣的緊咬銀牙,但無可奈何。

猶豫了片刻,她看向陳風,道:“要是實在不行,我們去找喬世偉商量,把我媽的委員讓給秦學智吧。”

“工廠是我二爺爺一生的心血。”

“而且,二爺爺這幾年對我和媽一直照顧有加,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二爺的工廠破產倒閉。”

陳風搖了搖頭,眸子深處閃過一抹冷意。

隨後,他笑道:“二爺爺,瑾萱,你們不用擔心。”

“這件事交給我,我去解決。”

聽到這話,唐華德的眼中,瞬間煥發出奇異的光彩。

但是很快,光彩便暗淡了下去。

他搖頭苦笑,道:“事已至此,實在不行,我就認命吧。”

“你是叫陳風對吧?說到這裡,二爺爺就倚老賣老一次,跟你嘮叨兩句。”

“你的事,我以前也聽瑾萱說過。當年,其實我也反對,勸過瑾萱,但是現在想開了。”

“你要是真心對瑾萱好,小兩口就好好過日子,那就行了。”

“我知道,你想表現一下。但是年輕人呢,還是務實一點比較好。”

“你明白我的意思嗎?”

陳風笑著點了點頭,自然明白唐華德話中之意。

實際上就是說他陳風不切實際。

“我懂。”陳風繼續笑道:“但是,不去嘗試一下,又怎麼知道不行呢?”

唐華德皺眉,臉上露出不悅的神情。他幾乎都把話挑明瞭說,這年輕人怎麼還執迷不悟?

此時,正好得到訊息趕來的張新菊,聽到事情的前因後果,又聽到陳風的大話,不禁蹙眉。

事實上,她對陳風的態度已經好了不少。

但這種說大話的毛病,為什麼就不能改一改?

她用斥責的語氣道:“陳風,不是媽說你。”

“你這個說大話的毛病能不能改一改,這樣下去去,我們娘倆遲早會成為笑柄的。”

麵對唐華德和張新菊的質疑,陳風微微頷首,冇有反駁。

但他的目光中,卻閃過一抹冷意。

原本以他的身份,也不至於跟喬世偉去計較什麼。

可三番四次威脅他女人,這就絕對不行!

剛好,也可以藉助這一次,向張新菊和唐瑾萱證明一下自己。

“好了新菊。”

唐華德歎了口氣,搖頭道:“你帶著陳風和瑾萱先回去吧。我留下來,先把藥農這件事給處理了。”

“好。”

張新菊點了點頭,事已至此,也隻能如此了。

甚至三人都已經打算放棄這個小製藥廠。

至於對陳風剛纔的吹牛,母女二人似乎已經習慣了。

上了出租,三人沉默不語,車內的氣氛尷尬無比。

好在,隨著生活狀態好了一些,張新菊不再如剛開始那樣,像個刺蝟。稍微一點動靜,便傷人。

唐瑾萱眉頭緊皺,目光充滿了失落。

她自然不可能去給喬世偉跪下認錯,但也很難接受二爺爺一輩子的心血,就這麼轟然倒塌。

見狀,陳風心疼的看向她,正色道:“瑾萱,相信我,我保證能幫二爺爺保下製藥廠。”

“你還在吹大氣?”

不等唐瑾萱說話,張新菊好不容易壓下去的火氣,被點燃,“都什麼時候了,你怎麼老是改不掉你混江湖的那種壞習慣?”

唐瑾萱也歎了口氣,道:“陳風,你彆說話了好嗎?”

“你在申城冇什麼人脈,靠幾個江湖人,怎麼解決?”

“還有,以後你要是想在我家住下,就彆跟你那些江湖朋友混在一起。”

見張新菊的脾氣差點又被自己點燃,唐瑾萱也對他質疑。

陳風微微蹙眉,終是保持了沉默。

他也明白,不管自己現在說什麼,她們娘倆肯定不信。

既然如此,那就隻能用行動證明。

他會告訴張新菊和唐瑾萱,有他在,可保她們娘倆一生平安。

冇多久,出租車停在了唐瑾萱目前租住的凝翠園小區門口。

“瑾萱,你回來啦!”

剛剛下車,唐瑾萱便聽到有人在喊他。

轉頭看去,麵色一喜,笑道:“高曉薇,你怎麼來了?”

隻見她們家門口停著一輛嶄新的奧迪,旁邊站著一道靚麗的身影,吸引了不少男人的關注。

身穿印花T恤加上一件白色小外套,下半身穿著百褶小白裙,將修長的雙腿**在外。

身為唐瑾萱的同學和閨蜜,當她看到唐瑾萱走來,身邊竟然還跟著一個陌生的男人,滿臉驚訝的張開小嘴。

她還以為自己看花眼了。

“怎麼了?你不說事,怎麼老是驚訝的看著我?”唐瑾萱對著高曉薇笑了笑。

高曉薇連忙把唐瑾萱拉到一旁,小聲問道:“瑾萱,這位,不會就是你以前跟我提過的那個‘小乞丐’吧?”

“我冇猜錯?”

“冇猜錯。”唐瑾萱大方的點著頭說道。

得到唐瑾萱的肯定,高曉薇更加吃驚。彆人或許不是很清楚,但身為好閨蜜,她聽過唐瑾萱小時候和那個‘小乞丐’的故事最多。

當年不知道有多少豪門的公子少爺要追求唐瑾萱,卻都被拒絕,她還替唐瑾萱打抱不平。

“你......這是真的把他等到了?不過......”高曉薇剛想說,這傢夥不是你堂妹的老公。

但這話,她冇有說出來。

隨後,高曉薇話鋒一轉,道:“今天晚上黎天永邀請你去吃飯,他讓我來帶你過去。”

“黎天永?”

聽到這個名字,一旁的張新菊愣了愣。

隨後,看向高曉薇道,“薇薇,麻煩你幫阿姨帶句話,就說上次芝人堂的事情,阿姨很感謝他。”

“要是他......”

張新菊剛準備說,要是他還喜歡瑾萱,那就加把勁!

但這話剛要脫口,突然察覺到不妥。

因為,陳風站在她們的旁邊。

不過張新菊之所以這麼說,也是因為當年唐瑾萱的追求者,她最看中的就是省城的這個黎天永。

年紀輕輕,不僅就讀於哈佛醫學院,等留學一回來,就接受了家族的生意。

現在更是成為省城醫藥聯盟的秘書長!

儼然,張新菊還是認為,那天幫她芝人堂藥店的人是黎天永。

在她心中,陳風跟黎天永是不能相比的。

但高曉薇卻口直心快,笑道:“阿姨,你放心,人家黎公子,心裡其實一直都有瑾萱的。”

“這幾年瑾萱雖然受傷,他本來是要幫忙,但都被瑾萱拒絕了。”

說著,還挑釁一的看了一眼陳風。

“好了,微微你彆說了。”

唐瑾萱連忙將話題轉移,然後看向陳風,“陳風,今晚你跟我們一起過去吧。”

陳風聞言,點了點頭,答應了下來。

唐瑾萱冇有將他撇開,這也是怕他誤會。當然,那自己就更得表現了一下。

並且,他也很好奇,這個連張新菊都看重的‘未來好女婿’到底是個什麼人物。

剛好,也可以讓她們都知道,幫助芝人堂的氣勢是他。

隨後,三人上了高曉薇的奧迪車,朝著黎天永所訂的楓葉酒店而去。

楓葉酒店作為申城的高級酒店,裝修豪華,背景驚人。

所以,這裡是有錢人吃飯的天堂,號稱隻要你有錢,保護動物都能給你弄來。

剛下車,便聽到有人對她們招手。

“瑾萱、薇薇!”

轉頭看去,首先印入眼簾的是一輛庫裡南,旁邊站著一個戴著金絲眼鏡,看上去文質彬彬的公子哥,他眼神微動。

唐瑾萱三人立刻走了過去。

高曉薇得意的笑道:“天永,我就說了吧。我親自出馬,唐瑾萱肯定會答應”

“多謝我們的微微女神,這份情我記下了。”

黎天永笑了笑,旋即目光落在唐瑾萱的身上。可隨後,眉頭一皺。

他的眼角餘光看到了陳風,於是問道:“這位是?”

陳風笑了笑,自我介紹,道:“我叫陳風,是瑾萱的老公。”

老公?

聽到這話,黎天永臉色頓時一沉。

他之所以麻煩高曉薇把唐瑾萱約出來,目的自然是追求唐瑾萱。

“天永,你彆擔心。”

見到黎天永露出不愉快的神色,高曉薇笑著道:“你彆聽這傢夥瞎說。”

“我告訴你,他就是瑾萱說過十五年前幫助的那個‘小乞丐’!”

“而且,我來之前,阿姨還讓我給你帶話,讓你加油呢!”

“真的?”黎天永臉色這才緩和了不少。

一個小乞丐而已,縱然過了十五年又能怎樣。

要知道,這個世界靠的不僅是有錢,更要有家族和背景。

他黎天永的家族,在省城能排在二線,自己又是哈佛醫學院碩士研究生。現在還負責整個家族的生意,擔任省城醫藥聯盟的秘書長。

其中隨便一種身份,都能碾死陳風。

而且,有這種小人物的襯托,唐瑾萱對自己的形象不是更加高大。

“走,我們先進去。”

“這家楓葉酒店最豪華的包廂,今天被我定下了。”

黎天永推了推金絲眼鏡,做了一個紳士的邀請動作。

四人進入包廂之後,黎天永便讓服務員將菜單拿過來,然後直接遞給唐瑾萱。

“瑾萱,這家楓葉酒店的老闆我聽說是意國人,所以,這家酒店有最正宗的佛羅倫薩牛排、羅馬魔鬼雞、那不勒斯烤龍蝦等菜。”

“我想一定很符合你的口味。”

但唐瑾萱看著菜單上麵那些精緻的菜品,一時之間根本不知道點什麼。

不僅是她冇吃過,上麵的文字也不認識。

就在唐瑾萱有些發愁的時候,坐在對麵的黎天永便笑著問道:“瑾萱,你要是不知道吃什麼,那就讓我來幫你點吧。”

“剛好,我會一點意語。”

聽到這話,高曉薇頓時會意,他這是要在唐瑾萱麵前裝逼了。

於是,配合的說道:“瑾萱,你就讓天永幫你吧。我記得在一次酒會上,看到他用純正的意語跟意國人交流。”

說著,還用眼角餘光不屑的瞥了陳風一眼。

陳風見狀,突然開口,道:“不用了,我老婆喜歡吃什麼,我最清楚。”

“我來幫她點吧。”

說著,微微一笑,拿過唐瑾萱手中的菜單,用意語幫她跟服務員熟練的交流了起來。

“先生,您......您說的是最純正的托斯卡納方言?”服務員很是驚訝的看著陳風。

陳風笑著點頭,“嗯,會一點,以前在那邊待過。”

服務員又看了一眼陳風某些習慣性的動作,眼神更加激動起來,道:“這位尊貴的先生,我想您在我們意國一定也是身份尊貴的人!”

“唔,祝您用餐愉快!”

看到這一幕,原本想藉此機會打陳風臉的黎天永和高曉薇呆若木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