胡亥讓李斯親自在鹹陽釋出自己的詔令。李斯擔任秦朝丞相多年,也有了不小的威望。

鬚髮皆白的李斯站在人口密集的集市,看著黑壓壓一片人頭攢動的圍著自己亂鬨哄的百姓,便不由得感到頭暈眼花。

身形便有些晃盪。

身邊的李由敏銳的發現自己的父親有些身體不支,則一直牢牢地掣著父親。

在鹹陽各區域中尉的配合下,巡邏兵早已大街小巷的對百姓傳話。

且鹹陽城家家戶戶都熟悉不已,口口相傳下,鹹陽已絕大多數的百姓都知道新皇頒佈了新的詔令。

二世第一次頒發的新昭,由左丞相親自傳達予百姓,故百姓中能抽出身來的便都來到這個集市口,並且他們對此感到有些鄭重和忐忑。

幾乎以環繞李斯的禁衛為一個空圓圈,裡三層外三層,擠滿了鹹陽的百姓。

此時人頭攢動,有些粗魯的壯漢,偶爾爆發幾句臟話。

突然李斯清楚地聽到一句粗鄙之言,不住眉頭緊皺。

“嘶……誰他媽踩老子,對就是你,彆跑!”

一個矮瘦青年為了看清李斯,高高跳起,誰知後麵的大漢見狀往前擠了一步,青年的腳重重的踩在了這個壯漢的草鞋上。

草鞋破敗不堪,壯漢的腳似乎冇有穿鞋一樣,隻是腳底板下掛著一層粗糙的草墊。而那位青年腳上也是草鞋。

所以,這一腳是極痛的。

青年見狀大感不妙,憑藉此時環境下的身形優勢,像魚兒一樣穿梭在人群的縫隙之中。

一名中尉迅速反應過來,怒斥一聲:“放肆!左丞相在此,何人喧嘩!再有鬨者,砍首示眾!”

中尉氣勢磅礴,聲音洪亮,離他近的百姓震耳欲聾,也受到波及,身體微微顫抖。

失言的莽漢聽聞,嚇得縮起了還算高大的身板,額角流下一滴冷汗,身體控製不住的抖動。

他們隻是普通的百姓,遇到官兵仍然會感到惶恐害怕。

“哼!”中尉輕蔑的看了一眼,這些不知好歹的庶民,丞相在此還敢喧嘩。

直到李斯,已覺得場麵幾乎肅靜之後,便親自對百姓宣讀新皇詔令。其中重點宣讀對這些百姓的仁政。

“新皇仁德,大赦天下,賦稅減少三成,停止征發徭役兩年,廢除連坐刑罰。”李斯大聲宣讀新皇詔令。

本以為百姓會激動不已。誰知李斯等了許久,都好似他冇宣讀詔令之前一樣,鴉雀無聲。

他眉頭不住的緊皺,難道是自己聲音太小?正當李斯準備緩氣,再次宣讀時,一個侷促的聲音響起。

“丞相大人,您能再說一遍嗎?我們冇有聽清。”李斯隨著聲音的源頭尋去,看見一個弱冠之年的男子,有些靦腆地望著他。

李斯見狀,哈哈大笑,“好!那我就為大家再讀一遍新皇之詔!”

李斯深深地吸了口氣,又緩緩地撥出。重複了三兩次後,牟足了氣力,朝百姓大聲道,

“新皇和百官協議,認為當下賦稅太重,許多地方貧困,且人丁不足。所以他下令賦稅減少三成,讓百姓們都吃上口飯。然後大赦天下,之前無論什麼原因入獄的犯人,都可出獄,與家人團聚,儘為人子的義務。徭役停征兩年,讓爾等休養生息。最後一項是針對秦國法律的,那便是廢連坐。減少冤屈。”

李斯說完後額角流下了細密的汗,並且劇烈咳嗽了起來。李由擔憂的皺起了眉,為父親順氣。

大夥聽完丞相的話,即使有些不可置信,但也不得不信。這是李斯大人親自宣召,豈能有假?

於是經曆短暫的安靜之後,人群中爆發一聲,“吾皇萬歲,大秦萬年!”

“吾皇萬歲!大秦萬年!”大家後知後覺,馬上從巨大的喜悅中反應過來。

李斯看見百姓中,不少人熱淚盈眶,甚至有許多早已滿頭白髮的老人,顫顫巍巍,朝自己跪拜。

李斯霎那間內心感到激盪,趕緊讓一個離的最近的守衛兵,去將一位看起來已經風燭殘年的老人扶起。

這個老人的孩子全部都被調去修長城,修陵寢,十幾年了,至今一個都未曾回來。最後一個最小的兒子不知犯了什麼罪,也被連坐懲罰。

人這輩子最怕的就是白髮人送黑髮人,辛苦一輩子,最後卻孤寡離世。自己已經八十歲了,還要下地種田,繳納沉重的賦稅。

他今日前來圍觀新詔頒佈,其實內心並冇什麼大的期望。

而如今他聽到左丞相大人朗聲讀出的秦國新政,不由得腦袋一嗡,頓時腿軟,直直地跪下,同時老淚縱橫,深深地凝視著李斯模糊的身影,久久說不出話。

“汝乃老秦人,見證了大秦的曆史。老人家請快快起身,莫要如此。爾等應對二世懷感恩之心,此乃他的德政,大家才因此受益。”李斯艱難地扯出一絲笑容,然後繼續劇烈咳嗽起來。

年紀大了,身子骨不中用了。不知道還能為陛下,為大秦嘔心瀝血多久,這次也算是李斯為秦王,為大秦做的最後一點微薄之力了吧。

李斯想到這,臉上浮現出了笑意。旁邊為李斯不住順氣的李由看見父親臉上浮現了笑容,也不由得麵色變得溫和起來。

老人聽清李斯的話後,碎碎唸叨,“吾皇仁德,吾皇仁德啊。”隨即似乎很想用孱弱的身子擠出去,無奈被人群緊緊包圍。

李斯見狀,對百姓說:“大夥可以散了。回家吧!”

這時,人群才緩緩散去。

之前開口過的中尉朝李斯看了一眼,不知心裡想著什麼。

後李斯下令各路傳令兵八百米加急,將新皇德政下發各個郡縣。

就在李斯傳達詔令之後,第二天鹹陽城內的百姓跪在了鹹陽宮外,不停地感謝胡亥。

大約上萬人,密密麻麻的,幾乎跪了整整一個上午。

七月的陽光炙烤著他們在鹹陽宮前顯得薄弱的身形。

但他們毫無怨言,並懷著萬分感激。他們知道是胡亥,他們的新秦王,給了他們如此沉重的恩德。

他們不知道如何報答胡亥,如何表達自己對二世的感激,便用了最為純樸和真摯的方式,對胡亥表達自己所能表達出來的最高的敬畏與感激。

隻可惜此時的胡亥,正在章台宮處理國事,皇權交替,百廢待興。

且始皇精力有限,留下了許多問題,還有大秦本身的政策還有許多不足。

所以胡亥第一天上朝之後,命人整理各郡縣呈來的奏章。

第二天則是獨自一人坐在章台宮,將幾百卷奏摺仔細批閱。

宮人們都不敢打擾,所以胡亥未曾見此況。

若是他見了,怕是忍不住落淚。

他作為一個兩千年後的普通百姓來到秦朝。以秦王的身份,看到上萬名百姓因為自己頒佈的寬和政策,而在烈日的炙烤下對自己頂禮膜拜。

他必定對此感到無比震撼並難以忘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