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鹹陽,這段奔波勞累又荒唐的巡遊纔算是結束,但是始皇的駕崩和留下來的那份沉重承載一個國家命運的遺詔,卻還未解決。

趙高老奸巨猾,最先提出要八百裡加急,將始皇駕崩這種大事,傳達於鹹陽。

但是被胡亥給否決了,說父皇屍骨未寒,便讓百姓知道父皇的駕崩,乃是擾亂民心之舉。

且鹹陽無大將把守,而朕又尚未回到宮中,更還未舉行登基大典,安撫民心。

如此一來,嬴姓宗室還有六國餘孽,這些野心勃勃之士,必會讓大秦變得混亂無序。

這是胡亥不願看到的。

所以首先應當先回到鹹陽安頓下來,再采取良好的應對方式。

胡亥說的很有道理,趙高無法反駁。

而更深層的原因是,此刻他的身份乃是秦朝的中車府令,不可忤逆帝王和提出不妥之策。

隻是,一路上趙高本就懸著顆心,似乎被一路的顛簸給甩出了自己的胸腔。

望夷宮。

胡亥成“大”字型躺在軟榻上。秦朝還冇嚴格意義上的床。不過天子睡的軟榻倒是舒適無比。

趙高居心叵測,在胡亥還是孩子的時候,便早早地將望夷宮的守衛全部換成自己人,用以監視胡亥。

美名其曰說是老師對學生的照顧。趙高親自精心挑選的守衛,更顯的自己對胡亥的一片關心。

如此貼切之語,若是以前的胡亥定然是會信的。

於是胡亥一回鹹陽宮,就把自己寢宮望夷宮的守衛換成以章邯為首的心腹,他絕對不會允許自己身邊有一個如此大的威脅。

這些跟隨章邯來保護新秦王的守衛兵,是很久以前始皇在胡亥小時候派來保護他的。

但是等到趙高當上中車府令的時候,便肆無忌憚地用自己的心腹代替了他們,即使皇帝偶然問起,趙高也能夠迴應自如。

而始皇派來保護胡亥的忠實親兵,也被趙高發配到了清冷的深宮,再無見胡亥之麵。

而如今的胡亥,卻在回鹹陽宮的當晚,將他們重新調遣回來,替換掉趙高的眼線。

胡亥看著許多當年青壯的守衛兵,此時已將近不惑之年。

雖然古人平均壽命不長,但是習武之人卻身體健壯。所以古代五六十歲的將軍大有人在。

胡亥此時依靠這些忠心耿耿的護衛來提供自己的安全保障。但自己心中卻想著有機會必須拜師學武。會武功,提升自己的敏捷和反應,在關鍵時刻能堪大用。

刺客常常是一群人,貼身護衛很多時候雙拳難敵四手。

胡亥必須學武,且應選一個忠於大秦的武將,並且這個人除了武藝高強,其他能力也必須卓越。

因為,他會將此人扶植為心腹,將來更會時常與之討論國家政策與軍事謀略。

說到始皇在胡亥幼年時便派來親選的護衛。

自他二十二歲正式成為秦國的掌權人開始,(秦始皇13歲即位,在此之前,相邦呂不韋掌政)便為了世代秦人統一六國的夙願,忙得抽不開身去探望自己的孩子。對自己十幾個兒子缺少關愛,他對此感到遺憾。特彆是對這個最小的兒子胡亥懷有歉意。

自古帝王對嫡長子給予厚望,所以始皇對將來大秦帝國的繼承人扶蘇很是上心,望子成龍是每一個父母的心願。當然,這其中也包括始皇帝。

在始皇的心中,扶蘇可堪大任,就是遇到大事漂浮不定,不夠果決,說到底就是婦人之仁。

而且到了後期,在一群儒生的影響下,扶蘇勸諫始皇廢郡縣,改分封。這就觸及到了始皇的逆鱗。

郡縣製是為了鞏固國家。改成分封不久又和從前一樣,戰火紛飛?

始皇起初隻是提點扶蘇,可扶蘇就像中了魔障一般,在改分封的路途上一直走到黑。

本來始皇對扶蘇是十分滿意的,因為他的老師是淳於越,深受儒家思想影響的扶蘇勤政愛民,體恤百姓。

正是始皇所期望的繼承人的樣子。但忤逆始皇後,被始皇廢除太子,發配到長城與蒙恬鎮守邊關。

始皇本意是讓扶蘇體會戰爭的殘酷,並磨練其意誌。

希望他能夠明白分封,會使百姓陷入如此殘酷的戰火中。

但很顯然,扶蘇不但不理解始皇帝的心意。

甚至認為是自己與始皇政見不合,失去了父皇的信任。讓父親失望,才發配自己前往長城,伴蒙恬將軍左右,鎮守邊關。

胡亥則是自己最寵愛的小兒子,也是秦始皇所有兒子裡最為年幼的,根本不考慮以後讓他成為接班人。

在始皇心中,胡亥就是個孩子。所以當二十一歲的胡亥提出要和始皇一同巡遊,始皇便直接同意。

而他巡遊的時候也隻帶上了胡亥,便可看出始皇對他的特彆。

不過帝王也是孤獨的,他對胡亥即使喜愛,也未曾像尋常百姓家的父子一樣親昵過他。

不過其他不受始皇關注的平庸的孩子,卻也一個月都見不到自己的父皇。

這些胡亥的心腹守衛兵,是始皇帝用心挑選過的,從胡亥小時候開始,就一直保護他的安全。直到後來趙高入了始皇帝的眼。

趙高是趙國的貴族後裔。他擅長書法和武術,為人處世滴水不漏,因此把趙高擢升為中車府令,並讓他教導胡亥,成為他的老師。

胡亥是趙高從小帶大的,對趙高充滿信任。

而對秦國充滿仇恨的趙高,卻想著隱忍等待時機,去摧毀秦國。

他灌輸胡亥法家思想,且刻意將法家的酷刑濃墨重彩的教與胡亥,告訴他不聽話的百姓要施以酷刑,越嚴厲的刑法,百姓就會越聽話。

他想讓胡亥成為一個殘暴的肉食者,激起民憤。他被仇恨矇蔽了雙眼,竭儘所能的讓秦國崩塌。

而始皇忙於治國,根本顧不上關心孩子的學業。隻覺得趙高靠譜,或許有幾次試探,可狡猾的趙高總能圓得美滿。

畢竟他教的是法家思想,國之根本。

想想如今的望夷宮,自己睡覺的地方冇有了威脅,否則他會如坐鍼氈,如履薄冰,哪怕睡在整個秦國最舒適的榻上,也會睡不踏實。

趙高不但把望夷宮的守衛,換成自己的心腹。並且宮人也是,還有送給胡亥的美女,都是趙高的眼線。

胡亥很快發現了這一點,把他們以服侍不周的原因給處死,這十分符合胡亥的性格,趙高無言以對。

不處死即使放到彆的地方,也依然屬於趙高的眼線。胡亥並不是一個優柔寡斷的人。所以毫不猶豫地賜死了他們。

爾後,他把他們原本各自負責的職位,調來了履曆一清二白,親自挑選過的新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