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北漠軍神》 小說介紹

小說《北漠軍神》是作者愛吃魚的阮阮貓所做的一本愛情小說,小說中的男女主角是陳天沈月妃,講述了......

《北漠軍神》 第12章 免費試讀

第12章

眾人見狀,紛紛退開,生怕波及自己。

原以為這些人是孫世洪叫來的,誰曾想一進來就把孫世洪控製住了!

“我又冇辦法,你們憑什麼抓我?”

“我表姐也可是林清雅,識相的趕緊給我放了,不然要是我少一根汗毛,我看你怎麼跟我表姐交代。”

孫世洪一臉怒然。

他到現在也很迷惑,一切都想不通,為何被抓的竟然是自己?

“哼!小子還嘴硬!”

說著,張超還不顧上前踹一腳。

“今天抓的就是你,跟我走一趟吧!”

接著,張超趕緊轉身,來到陳天麵前,一臉客氣。

“先生,張超救駕來遲,你受驚了!”

陳天聞言,目光帶著些許冷意,看了看眼前的張超。

“今天就是你把他放出來的?”

這一問,張超心中一顫,豆大的汗珠從額頭滑下。

“先生,這都是我的錯,我根本不知道事情來源,所以才一時糊塗,將他放了出來!”

“請先選大人有大量,原諒小人這一次。”

張超誠惶誠恐的開口。

雖然他還不止眼前年輕人到底是何來曆,可就連上級對他都尊敬有加。

此人肯定有大來頭!

那這種人萬萬得罪不得!

如此,陳天才放過張超,看他樣子,不像在跟自己撒謊。

“事可以做錯,改過便是,但你身處高位,自然要有這個覺悟!”

“之後膽敢在徇私枉法,彆說你頭頂的烏紗帽會丟,到時彆怪我手下無情。”

“謝先生,謝先生!小人謹遵教誨!”

張超趕緊連連點頭:“如果冇其他事,我這就把人帶回去嚴加審訊,一定將所有事情查的水落石出!”

說罷,張超不敢再有任何動靜,安靜的等待陳天回覆。

隻等陳天點頭,他纔敢帶著人,將孫世洪帶走。

孫世洪一臉疑惑,不停掙紮。

但結果可想而知,自然毫無用處。

直到所有人離開,包廂內一片死寂。

眾人甚至連大氣都不敢出,低著頭,甚至不敢和陳天對視,生怕下一個人就是自己。

孫世洪被逮捕,眾人絲毫不覺得意外。

但張超對陳天的態度,實屬有些詭異。

恐怕就連自家父輩,都冇有這樣的待遇。

就算林家高層在此,恐怕張超也隻會笑臉,但不會相迎。

能夠讓張超如此卑躬屈膝,再說陳天僅僅隻是個逃犯,他們打死都不信。

既然孫世洪被抓,眾人隻能灰溜溜的走了,不願再留下半刻。

陳天這尊瘟神,可不好惹!

很快,包廂以內隻剩陳天三人。

沈月妃給李雲飛使了個眼色,雖然心中不願,尾部還是識趣的離開包廂,臨走之前帶上了門。

“我知道你好強,不過那也是從前,今時不同往日,你應該學會收斂,有時候稍微認個錯,彆把事情鬨得那麼大,或許對你來說纔是最好的結果。”

“這次隻不過你運氣好隻是下一次,如果你再得罪什麼人,恐怕是神仙難救。”

“你就算不為你自己想,我也希望你能替爸想想,他年紀大了,不能再受**。”

沈月妃第一次語重心長,勸說陳天。

不過,陳天一臉平靜,目光落在沈月妃的臉上:“你覺得這一切都隻是我的運氣?”

“剛纔張超所言你也聽到了,這次純屬是你的運氣好。”沈月妃道。

“他剛纔想對我動手,自當受罰。”陳天淡然一笑。

“嗬嗬,你以為你是誰??”

沈月妃實在想不通,陳天六年漂泊在外,為何有這麼大的能耐?

不過下一刻,陳天的目光變得淩厲:“我戎馬六年,為國家拋頭顱灑熱血,一步一步踩著敵人的屍體,成為如今的護國大統領。”

“這一切都是我用自己的雙手,用自己身上無數的傷痕,一點一點積攢下來的根基,”

“護國大統領,實至名歸!”

然,沈月妃怎麼可能相信?

“護國大統領?”

“你真把我當三歲小孩不成?”

“本以為你出走六年,曆經世間滄桑,應該懂得認清自己,冇想到你比起六年前,更加的狂妄自大,直到現在,還在為自己那可笑的麵子,在說大話!”

“你太讓我失望了!”

沈月妃一臉苦笑,眼神中充滿著失落,以及失望。

說罷,她不打算再停留,轉身離開。

至於陳天所言,在她眼中,一切隻不過虛無,根本不存在。

看著那道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離開,陳天不禁感歎。

六年的時間,自己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位置,成為護國大統領,守衛一方淨土。

可沈月妃呢?

到瞭如今,她仍舊停留在原地。

或許,一切都已在自己離開糊塗的那一刻決定了。

兩人,終究不在一處世界。

此時此刻,楓葉彆墅。

一名二十出頭的女子,正站於一道巨大的落地窗前。

看著窗外的夜景,燈火闌珊,中間到底藏了多少的紙醉金迷,或許隻有其中人能知。

女子一笑一動之間,皆有著傾城之姿,驚為天人。

可如此美景,恐怕此生根本無人欣賞。

這便是稱為錦城第一美人的林家之女,林清雅。

“怎麼樣?訊息發的如何?其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”

目光淡然,林清雅看向一旁的家奴,紅唇輕啟。

家奴低著頭,不敢看女子半眼,一五一十的將事情陳述。

林清雅輕輕一笑,瞬間如同百花齊放:“看來是有人在給他撐腰,隻是不知道,是誰如此大膽!”

“主人,我明天就找人把少爺撈出來,請主人放心。”家奴趕緊開口。

“算了,這些年他們孫家打著我的名號,到處招搖撞騙,不知給我惹了多少麻煩。”

“這次,也應該給他點教訓了。”

“省得他們以後出去給我惹禍,不能再讓他們這麼無法無天。”

“此事也正好給孫家提個醒,這些年過於囂張,應該收斂一些。”

家奴聞言,似乎有些遲疑。

“可是主人,這次出手的是陳天!”

“你說誰?!”